生物燃料已成为

来源:未知作者:mgm美高梅 日期:2020/01/03 05:46 浏览:

随着油价高企和全球气候变暖,生物燃料已成为环保科技革命的急先锋,并成为人们争相寻找的应对气候变暖的可替代能源。但不少新研究显示,开发生物燃料热潮恰恰可能导致加速全球气候变暖;同时,将大量农作物由餐桌移到燃料箱里,又会导致世界食品价格高企及饥饿问题加剧。有美国媒体报道称,生物燃料正在以拯救地球的名义危害地球。

开发生物燃料这一清洁能源的鼓吹者总是标榜其是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一种良方,但国际社会应该马上意识到的事实是,生物燃料并非解决问题的一种良方,反倒成为问题的一部分。专家们已经开始呼吁开发更好的、无需破坏野生环境的生物燃料。

本报综合报道 在距离亚马孙河南1英里左右的地方,约翰·卡特看到了人类对这一世界最伟大生态瑰宝的破坏:有工人正在使用推土机将雨林开荒为牧场或者大豆种植场,开荒的熊熊大火吞没了巨大的丛林。

科学家目前正在讨论这片世界上最大的森林逐渐转变为热带稀树草原的进程。而巴西方面刚刚宣布今年采伐森林的面积将是去年的两倍。卡特说,如今已不能保护它,因开发亚马孙的热钱太多了。卡特是来自美国得州的一名牧人,他目前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目的就是保护这个雨林免受砍伐。按照卡特的说法,雨林遭到的破坏触目惊心,“就像是目睹了一场强奸”。

多国发展生物燃料

亚马孙雨林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得到过良好的保护,成为地球上一个物种多样性的大仓库。随着近年来的全球变暖趋势,亚马孙雨林对于减排温室气体的作用更是无法小觑,可是与理想相反的是,亚马孙雨林本身竟然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地区。

据统计,巴西目前在全球各国当中碳排放量位居第四,而其中大部分碳排放都是来自砍伐森林的过程。对于这片雨林的未来,卡特很悲观,他说:“你无法保护它,太多涌入的资金想要破坏它。”而随着生物燃料“淘金热”的兴起,跨国公司大范围扩张巴西农业,更使亚马孙雨林危机四伏。

美国著名杂志日前报道称,导致这种破坏行为加速的原因就是生物燃料。全球市场对生物燃料需求的爆炸性增长已经将全球粮价推上了历史高峰,而在巴西,生物燃料发展得尤其迅速,这导致了亚马孙雨林正在以一个更快的速度被“入侵”。

过去几年来,出于对油价不断上涨和气候变化的忧虑,生物燃料成为了环保技术革命的先锋,许多政客和公司企业都对寻找环保的可替代能源表达了浓厚兴趣。在过去10年间,仅美国一国的乙醇产量就翻了5番。乙醇可以从植物中提炼,是一种清洁能源。而美国政府刚刚宣布,在未来10年内将诸如乙醇这样的可再生燃料产量再翻5番。

在生物燃料的生产和利用上,巴西这个国家走在了全球的前列,一度成为美国人“取经”的样板。现在在巴西的加油站里,已经看不到普通的、完全由石油提炼而成的汽油了。

从全球范围来说,对生物燃料的投资金额从1995年的50亿美元猛增到了2005年的380亿美元。不少知名大企业家及公司都热衷于投资新兴的生物燃料,其中包括理查德·布兰森、乔治·索罗斯、通用电气、英国石油公司、福特公司和壳牌公司等。从军队到中产阶级,可再生燃料已经成为了老幼皆宜的热门话题。

开发热潮导致粮价暴涨

但是,最新的几项研究显示,生物燃料的繁荣发展恰恰造成了与最初目的全然相反的结果:这种所谓的环保能源掀起的开发热潮显著地加速了全球变暖的进程,正在以拯救地球的名义危害地球。

有研究显示,使用玉米提取乙醇,目前已经成为了环境灾难;使用柳枝稷提取纤维素乙醇,曾经是生态积极分子和生态投资家乃至美国总统布什力捧的“未来燃料”,但现在看来也并没有比由石油生产的汽油环保到哪里去。 世界饥饿人口将增一倍

与此同时,原本应被置于餐桌上的各种谷物和含油种子农作物在经过提炼后被“转移”到了燃料箱里,这些生物燃料推动着粮食价格越走越高,而且让饥饿成为全球面临的严重问题。有数据统计显示,填满一架运动型多用途乘用车油箱的生物燃料所需的谷物原料可供一个人食用一年之久。这些谷物庄稼没有用来填饱人们的肚子,却被用来“填饱”汽车的油箱。

如果说全球粮食产量相对稳定的话,那么生物燃料的发展就意味着有更多的玉米被用来提炼燃料,这将令粮食价格上涨,穷人的食物变得更少。这就是联合国一名粮食专家最近将这类型的生物燃料称为“反人道罪行”的原因。

地球政策研究所的所长莱斯特·布朗说,生物燃料将8亿有车一族和8亿存在饥饿问题的人划为了两个对立面。

4年前,明尼苏达州大学的两名专家预测称,世界上面临饥饿问题的人口将在2025年以前下降到6.25亿,但是去年,将生物燃料导致的通胀因素考虑在内后,这两名学者将预测数字改为了12亿。也就是说,因为生物燃料的发展,世界饥饿人口将增加几乎一倍。

生物燃料“吃掉”森林、草原

本报综合报道 生物燃料的发展存在着一个基本问题,也是一直被研究者所忽略的简单问题:发展生物燃料需要使用大量的耕地,这导致了大量原本可以消化许多温室气体的森林、湿地和草原遭到破坏。

不良影响重复出现

由于背后得到了数十亿计的巨额资金的支持,生物燃料的这种不良影响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地重复出现。就拿印度尼西亚来说,该国曾为了种植棕榈树、提炼生物柴油而大量地进行毁林开荒。结果,该国在发展生物柴油之后的碳排放量已从原来的全球第21位跃居第三位。

生物燃料制造的大部分破坏性影响并不是那么直接和那么明显。例如,在巴西,亚马孙雨林遭到破坏的区域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被砍伐并用来种植甘蔗。剩下的绝大部分雨林被破坏则是源于一条链式反应:美国农民将该国玉米总产量的五分之一用作提炼乙醇,所以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开始改行种玉米,这使得巴西种大豆的农民扩大耕地面积以增加产量,他们将原本的牧场占用作耕地,而牧民只能到亚马孙雨林开荒发展畜牧业。

有专家表示,这是农业市场无情的经济学理论。对生物燃料的需求增大,意味着对庄稼需求增大,就意味着粮价上涨和森林被“吃掉”。